091-36615814

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

某某零食加工厂,只为您的健康着想

首例国资股东转让股权,车和家离上市更进一步

2020-09-05 06:29上一篇:“数据+”为生态环保带来红利“亚博网APP手机版官方网站” |下一篇:没有了

近日,在江苏省国资委的官网上,经常出现了一则股权转让公告,常州武南新能源汽车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全称“武南新能源”)出让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0.91%的股份。而这次的股权转让,也是在车和家搭起VIE架构(即VariableInterestEntity,星型利益实体)开始筹划海外上市之际,经常出现首例投资者出让其股权的事件。按照惯例,VIE架构下境内投资人必须解散,同时在海外公司持有人适当的股份,再行由海外公司间接持有人或通过VIE协议掌控境内公司100%股权。由于我国对国企业入股海外上市的红筹结构仍然不存在政策容许,一般在打算阶段国资股份都必须整体解散。股权转让为海外上市做到打算根据上述股权转让公告,武南新能源计划出让的车和家0.91%股权对应的出资额为829.5455万元。天眼坎数据表明,累计今年6月14日车和家上一轮融资之后的注册资本为91521.8427万元,武南新能源对应的出资额829.5455万元所占到比例为0.906%,与公告中0.91%的股权吻合。

首例国资股东转让股权,车和家离上市更进一步

武南新能源这笔投资的时间是2016年5月,与武南新能源同时期投资车和家的投资者还包括利欧股份、宁波源捷创业投资合伙企业、上海华晟领有飞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等总计8名投资者,总计投资7.8亿元。利欧股份2016年5月2日公布的一份公告透露,武南新能源的投资额为5000万元。工商登记信息表明,武南新能源正式成立于2016年4月14日,注册资本5000万元,股东为“江苏武进工业园投资有限公司有限公司”,归属于地方政府的投资平台。从武南新能源的注册资本和其对车和家的投资额来辨别,正式成立武南新能源的目的就是投资车和家。武南新能源出让车和家0.91%股权的底价为9560.63万元,对比其实际出资5000万元,如果以底价成交价,账面收益1.91倍,一点也不低。可资对比的是,蔚来于2018年9月12日上市时,于2015年入场的早期投资者的账面收益高达4-5倍。也就是说,如果这次股权转让成功的话,武汉新能源这一地方国资将从车和家几乎解散。不过这意味着是车和家国资股东的一小部分,在今年3月份已完成的B轮融资中,车和家募资30亿元,由首钢基金的旗下新能源基金领有投,首钢基金则由北京市政府和首钢集团联合发动成立,某种程度为地方政府投资基金。这部分资金目前认缴出资额合计11101.5851万元,总计持有人车和家11.76%的股份。造车新势力行业出局加快作为一项仍正处于发展初期的产业,新能源汽车较慢步入市场。近几年,国内不断涌现造车新势力,虽然也有蔚来、威马、前途及小鹏等电动汽车早已已完成了交付给量产。然而,随着传统车企争相加快布局新能源汽车,行业竞争格局越发白热化,造车新势力的日子也越发艰苦。此次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股权转让中武南新能源以9560.63万元的底价出让车和家0.91%股权,相等于对车和家的估值为105亿元人民币,而车和家的C轮融资中,估值29.3亿美元只有C轮转后估值的1/2。此次股权转让,对车和家资产状况评估基准日为今年5月31日。而车和家在8月16日宣告已完成C轮融资中,投后估值29.3亿美元(大约206.31亿元人民币)。2018年车和家营业收入大约1.70亿元,亏损大约7.19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,营业收入527.76万元(累计5月底营业收入497.11万元,6月当月收益为30.65万元),亏损大约6.29亿元。累计今年6月30日,资产总额58.42亿元,负债9.32亿元。参照车和家的“前辈”蔚来汽车,上市前蔚来汽车倒数忍受巨额亏损三年,总亏损109.2亿元。可以说道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几乎是银子扔出来的一条路。去年9月12日,蔚来汽车登岸美国资本市场,打开了中国造车新势力海外上市的先河。然而,自今年3月份以来,蔚来汽车股价跌幅显著。3月5日,其收盘价为10.16美元/股,8月21日则报收于3.05美元/股,市值大约32.1亿美元,短短几个月内已大幅度大跌。

首例国资股东转让股权,车和家离上市更进一步

今年4月份,车和家首款减程式电动汽车理想ONE发布售价,并打开预计,该车型将从2019年四季度开始交付给。按照车和家的计划,理想ONE在明年第二季度末将已完成新车交付给5万辆;明年年底,已完成10万辆的新车交付给。然而,今年1-7月蔚来汽车总计销量严重不足一万辆,仅有已完成了全年低于4万辆销售目标的20.9%。同时,在车市整体下滑的背景下,新能源车企所面对的境况更为不悲观。中汽协发布的数据表明,7月份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8.0万辆,同比上升4.7%,环比下降47.5%。与过去几年备受资本市场注目有所不同,今年以来,造车新势力中频密经常出现拖欠、投产、强迫休假等消息。可以说道,无论是对于造车新势力还是传统车企而言,现如今都在经历着一场出现异常严苛的淘汰赛。登岸资本市场不能解法燃眉之急,最后能回头多远还未可知。